严宽,真宽!

作者:今日新鲜事 娱乐新闻 2019-07-12 09:06:15

今日新鲜事:严宽,真宽!

最近看综艺,发现了一张熟悉的脸,却不敢相认,乍一看还以为是又发胖了的钱枫。

然鹅,这竟然是“天涯四美”里的严宽(虽然他现在改名叫严屹宽了,为了顺口就还是都叫严宽吧)。艾玛,在我的印象中,严宽明明是长这样的啊。

严宽当年真的很帅,古装现代装都能hold,特写侧颜全方位的能打。而且演技还过关,要放现在也足够吊打那些面瘫忘词的流量鲜肉了。

就算是被一块黑布蒙住眼睛,也能用半张脸告诉你,这是一个貌比潘安的美男子。

知乎都在问,严宽那么帅为什么不火?绝大多数人都把原因归结为他的情商。甚至有人有人说他是上帝亲吻过他的脸却用锤子砸了他的头哈哈哈哈哈。所谓“十世情商换一世颜值”,说的就是严宽了。

他不懂事的例子确实还挺多的。比如被选为天涯四美的时候,其他三位都是礼貌回应,谢谢啦我还不配啦我只想做安静的实力派啦,只有严宽很生气,是认真地生气,“主动举手退出什么四美之类的,被四!被加入!被美!”

又比如,他恋爱结婚后脱粉脱得厉害,但严宽还天天在微博狂晒爱人,每天晒n次各种秀恩爱,有的粉丝不爱看,严宽还抓着粉丝怼。

不过这些都是很表面的例子。一个人不知道自己的言行会带来什么后果所以肆意妄为,这叫情商低。但他如果明知道后果,依然无所顾忌,这就不能叫情商低,而只是太任性。

我倾向于,严宽是后者。看过严宽的几档专访,他说话分寸感很好,有逻辑也有条理,也会照顾旁人感受。采访过他的记者,去探班的粉丝,对他的印象都很好。

只是他在触及个人选择的时候,常常会有一种没来由的坚持跟倔强,也很容易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还一度把自己比喻成“火星人”。

怎么说呢,是一个很典型的水瓶座男子了。

严宽从小就很受宠。小学五年级被老师叫作“英俊少年”,初中狠狠教训了高年级的同学,也会被老师认为是他受了欺负。父母也疼他。十二三岁的时候喜欢音乐,光买磁带就买了几百盒,家里还舍得花七千块钱给他买音箱。要知道那时候上海人月均工资才200多块。

本来严宽的志向是做个艺术家,画个画啊,做点音乐啊都挺好,符合他曾经内向自闭喜欢安静的性格。可惜他接连考了美术学院还有音乐学院都没考上。后来进了谢晋表演学校,想的也是“有声乐课上也好”。一个不小心考上了上海戏剧学院。

严宽进上戏的第一个月就生不如死。他说,“每天就是重复着编小品、模仿动物,觉得很多余,很枯燥很难受,人生很绝望。”

有时候命运就是这样爱捉弄人。不想当演员也对表演没兴趣的严宽,轻而易举就进了上戏,还很绝望。而有的人削尖了脑袋想进上戏,都始终差一口气,一样也很绝望。

比如从小就梦想成为明星的于正,也考过上戏,文化课满分,但专业课不及格。老师见他努力,给了旁听生的身份,跟着上戏97级表演班一起上课。97级表演班,正是严宽读的那个班。当时他的同学还有冯绍峰、杨蓉、佟大为。

于正上台就会不由自主地发抖,后来演戏也是,在片场进场被导演骂,越骂越紧张。当群演的时候,他大冬天里发着哮喘演完后,被导演呵斥:“你演得好烂!”自此转行编剧。

严宽就不同了,生了一张注定要当演员的脸。虽然不那么热爱表演,但他一直是镜头的宠儿,养成了很敏锐的镜头感,毕业的时候,声台形表四门功课都是全A。大二的时候,严宽就跟李亚鹏、徐静蕾一起合作了《情书》。这也是一部很神奇的电视剧,配角都是咻比嘟哗,片尾曲《世界末日》还是周杰伦写的。

那时候他才19岁,就演一个6岁孩子的爹,还是个复杂的渣男,一边和女主偷情一边追徐静蕾。虽然是个反派,但严宽那一张俊俏的脸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从此他的戏约不断,从1999年到2008年,严宽狂轰乱炸般地演了几十部热播剧。

严宽很直白地说过,“拍戏的初衷就是为了赚钱。”所以他不挑角色,也不挑本子,来什么就演什么。曾经有网友统计过,严宽演的角色基本都是苦大仇深型,结局有19次都是枉死,20次结婚有13次都黄了哈哈哈哈哈。

颜值再高、演技再好,角色的人物设定没有魅力,也很难讨好观众的。所以严宽的角色基本都是一见惊艳,再见疲倦。

偏偏严宽对演戏没什么想法也没什么野心。那时候他一门心思都在想转型当歌手。别人都在拼命演戏的时候,他在沉迷写歌,还坚持一定要自己作词作曲,据说写了上百首歌。2008年他还自己出了一张创作专辑叫《下一站天王》哈哈哈哈哈。

聊表演的时候,严宽总不是太来劲,说来说去都是鼓劲加油。但一聊到自己的专辑,就是两眼放光滔滔不绝触及灵魂,“音乐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东西,就是它是与生俱来的喜欢。”

话里种种热爱,都让人觉得,严宽没做歌手,真是太遗憾了。但欣赏一下他自己写的歌词,就觉得他没考上音乐学院是有道理的哈哈哈。

主打歌曲《断章》,是《最后的格格》的片尾曲。“我的心在雕刻,我的爱太素颜。”不不不,不是你的爱太素颜,是你的歌词太素颜了。

严宽是没太分清什么时候该做自己擅长的事,什么时候该做自己喜欢的事。

2011年,于正拍《宫锁心玉》,想找严宽来演八阿哥,甚至说这个角色就是照着严宽的样子来写的(可以想见,当年读书的时候,于妈是有多羡慕严宽的脸了)。但严宽很果断地拒了,理由是不想演清宫戏,不想剃大光头。

后来,冯绍峰因为这部戏火了,严宽不但不后悔,还挺欣慰的。“冯绍峰红了挺好的,他是我的同班同学,我们班现在有三个男孩———佟大为、冯绍峰,还有我,都不错。我来演的话,把“八阿哥”演“黑”了也有可能。”

据说原本《古剑奇谭》乔振宇那个角色先找的也是严宽,结果他说自己不想演反派就拒演了。

反正严宽接戏就是有颜,任性。十几个剧本摆在他面前,他愣是有本事选出最冷门的那个去演。而且他还觉得,“如果这个戏我不去,我就厉害了。”

他也不喜欢演太好看的角色。接演《新水浒》里的燕青,他特意把造型里的长发去掉了把皮肤晒得黝黑,因为他觉得燕青不应该比大哥卢俊义看起来还嘚瑟。为了接地气,还接了一些抗战剧,生活剧。

但这种转变收效甚微,反而让严宽的脸变得越来越模糊了。他自己也很迷茫。“觉醒是件挺痛苦的事儿,前七八年都在享受皮囊带来的风光,接戏不太讲究。到了有一天你想改变大家的看法,真的很难。”

严宽谈恋爱也很任性。女朋友杜若溪,是在机场偶遇认识的,名气不如他,长相也不是太合衬。当然,合不合衬,是以上镜的标准来看的。怎么也得是范冰冰这种脸,才能跟严宽的颜值打个平手吧。

但是严宽却爱得很诚恳。在上《非常静距离》的时候,被问到杜若溪是不是女朋友,他完全没有回避,还很诚实,“用女友不太好,(老婆)还差点,亲密爱人,对。”

他还觉得是自己高攀了杜若溪,“那时候我就是没有人生目标的一个白胖子,她是重新让我找到自己的人。”情到深处还一个美男落泪。

结婚后,他又带着妻子去上了一回《非常静距离》,两个人坐在一起还十指相扣。看得出来,感情是真的好。

哈哈哈哈哈严宽的脑回路啊,真的很不落俗套。就算他改名叫严“一”宽,粉丝依然爱叫他二宽。他还觉得这是一种赞美,

“首先我演了《隋唐演义》里的秦二哥,“二哥”在以前说法里就是很有义气,不争第一、永远甘居第二的那么一个兄弟,是一个尊称。天才和白痴就一线之隔,不必要解释我是怎样的,有的人你解释清楚他也不理解。”

你要说他是不谙世事吧,有时候他看事情,又看得挺清楚。大家都觉得妻子杜若溪配不上他,他却说:

“身边美女多去了,交往的机会多去了,可是你能够真正意义上遇到一个对的人很难。”

后来他在话剧《二十一克拉》的现场向杜若溪求婚,誓词很老实又很感人:

“这里是一颗二十一克拉,不,二点一克拉的的钻戒。它可能没有二十一克拉的钻戒那么的贵那么的大,但是它是真实的,它有它中间的残缺,我希望你可以接受我这颗加上二十一克的灵魂,你愿意接受吗?我爱你。”

大家嘲他情商低戏不红没有好的经纪公司打造,他不着急也不懊悔,“终日回首算好人,幸哉。”

现在看他上综艺,人也挺轻松。完全没有过气男明星那愤懑不平的戾气和丧气,反而浑身洋溢着一种沾沾自喜的傻气哈哈哈哈(真的是如假包换的水瓶座没错了)

家人围坐在一起吃夜宵,杜若溪说自己不敢看无处不在的摄像机,严宽的自豪感油然而生,“我对镜头太了解了,我二十多年都生活在镜头下,我太熟悉了,都没有感觉。”

说着说着就开始摸出手机打消消乐。嗯,去特么的镜头感吧,不过是一个打消消乐到700多关的大傻子哈哈哈。

娃被蚊子咬了,他就像老父亲一样抱着娃急得团团转,坚持要带女儿去医院看病。所有人都跟看傻子一样敷衍他。他还说今晚一定要把所有蚊子找出来,必须全部干掉。

十五分钟后,老父亲酣睡入梦。

说实话,三对夫妻里,看着严宽与杜若溪这一对是最开心也最自然的。两个人的性格互补又彼此尊重,谈到对方都是笑容,眼神里依然有爱。

所以说,人生啊,难得糊涂。十世情商换了一世神颜,这一张脸让严宽名利双收。但最后让他获得幸福生活内心平静的,还是他那些任性选择。

没有野心,对一个力争向上的明星来说,很致命。但对一个平平淡淡演戏欢欢喜喜生活的演员来说,也许这是另一种安全。

小结

以上内容是今日新鲜事发表严宽,真宽!的详细介绍,本文链接http://i5vr.com/yule/12194.html,文章来源于网络,侵权请告知。